曲靖新闻网—曲靖新闻第一门户网站
手机版    |  客户端    |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走进以扯河

2017-11-30 11:30:44 稿源:曲靖日报

张兴林 文/图

    原来,新街乡就是以扯河。

    一个地方以一条河流命名,要么是这个地方很大,可以包容一条河流;要么就是这条河流太小,完全依附于这个地方;总之,是一个使人疑惑的问题。

记忆中的以扯河

    我对以扯河的疑惑由来已久。先前听老辈人讲,买牛要去以扯河,觉得奇怪,为什么非得去以扯河,据说要翻一座大山,跨沟过坎,从天亮走到天黑。老辈人又讲,那里的耕牛好。我更疑惑了,不就是耕牛吗,能好到哪儿去?以扯河在我心中蜿蜒成一个问号。

    大概是十年前,我第一次到了新街,也知道了新街就是老辈人讲的以扯河。那是一个晚上,乡村的夜晚总是黑乎乎的,除了朋友等在烧烤店里的那张热乎乎的脸,我没有看见以扯河,所以,不论是新街,还是以扯河,在我的印象里依旧是模糊的。街边的那家烧烤店却被我记住了。那是一家很普通的烧烤店,乡村集镇常见的那种小店,低矮、陈旧、其貌不扬。我之所以记住它,是那里的吃食。其实,也就是一些普通食材,肉食有牛羊肉,蔬菜有小瓜、洋芋。也许是小店,没有店小二,老板摆好盘盏,对我们笑笑:“都是本地产的!”笑容里装满了厚道,让人踏实。店铺就一间房,进门左手靠墙一边是一张桌案,算是操作台;另一边,两张烧烤桌,我们占据了靠里的一张,另一张空着;中间没有隔断,店里的设施,人的举动一目了然。牛羊肉有新鲜的,现从骨架上割下一块,切成片,腌制装盘,放到烧烤架上,一碟椒盐,边烤边吃。就着朋友的热情,拈一片肉放入口中,鲜,嫩。特别值得一提的是牛肉干巴,切成厚片,不加佐料,直接放到火上烧烤,入口,咸淡适中,慢慢咀嚼,一股青草的甘甜味道四散开来,满口留香。那是我吃过的最好的美味了!我再没去过以扯河,关于那次美食的记忆也就渐渐淡忘了,就算偶尔想起,也就一点好奇:以扯河,应该有一条河吧?

满眼都是绿

    今年8月,会泽县文联组织新街笔会,我算是第一次真正走入了以扯河。

    我想象中的以扯河应该是一个荒凉之地。但是,我的眼睛否定了我的想象,进入以扯河地界,眼之所及,只一个字:绿。这是怎样的绿呀?延绵几十里的一条河谷,两边群山起伏,松柏苍翠,白云低垂;沿着谷底一直向前,公路两边,绿染一样的玉米地给人祥和、富庶之感;山上山下,没有一丝缝隙,全都是绿,透彻的绿,酣畅淋漓的绿……

    74%,是一个数字;18000,又是一个数字;这是当地人在介绍乡情时挂在嘴边的两个数据。74%是森林覆盖率,面对这样一个数字,你的眼前除了绿,除了壮硕的牛羊,还能挤得下什么呢?18000是以扯河外出人口的数量,一个总人口只有40000人的地方,就有近一半的人外出,这算是一种别样的迁徙吧?

    “人口少了,资源就节约下来了,山就青了,水就绿了。”当地人说。

    “省城昆明的优质牛肉几乎都是靠以扯河人供应!”当地人还说。

    “我们的目标是打造生态旅游小镇。”当地人又说。

两山夹一河 一河挑两库

    “两山夹一河,一河挑两库。”概括的是新街乡的山河分布。“两山”,是指以扯河槽子两岸南北走向的延绵青山;“一河”,即以扯河;“两库”,便是毛家村水库和花渔洞水库了。

    花渔洞水库是以扯河的源头。水库大概因花鱼村得名。从以扯河的腹地花鱼村开始,横贯弯弯头、闸塘村,一直延展到者海坝子的眉梢上,如一片明镜横卧在以扯河的最高处。729万立方米的库容,不但为者海坝子提供生活水源,还用19公里的行走姿势,将以扯河槽子滋养得膘肥体壮。站得高,才能看得远,万物皆有灵性啊!在以扯河心中,花渔洞水库不就是一位母亲吗?徜徉湖岸,清风徐徐,鸟语花香,洗净世间沉浮,荡尽心底杂念;一泓碧波,一汪清泉,尾随弯弯头的湖心神龟,心之向往的,恐怕不只是百年修得同船渡了,还有千年,或者万年……那肯定是有故事的,不然,以扯河人怎会把“花渔洞水库”唤作“花语湖”?诗意的背后,定会有诗情吧?

    花语之水,顺着以扯河一路向南,从花鱼村出发,经长妹坟、坛罐窑、皂角树、白门路、大木头、挪卡,穿过一个又一个富有诗意的村庄,注入毛家村水库。毛家村水库,5.53亿立方米的库容,是100多个花语水库的大小,滋养的是几十万人口的会泽城!水汽蒸腾,变成雾,变成白云,润湿了整个以扯河畔,绿了青山,沃了一方土地;溪流涓涓,聚成滔滔江水,汇成茫茫海洋;这是一种怎样的默契呀!这难道不是一次蜕变、一个伟大的创举吗?如果你能翱翔天空,俯视大地,你一定会看到,以扯河就是一位母亲,她张开的双臂将会泽县城搂在怀里,左手是毛家村,右手是花语湖。但是,花语无语,即便汇集成的是一条江,一片海,涓涓细流,依旧润物无声。这是一种情怀,是一份浪漫,更是一种包容的气度。

    在李卡渡口,一叶冲锋舟穿透迷雾,由远而近;一兜鲜嫩肥美的水库鱼,一身行色匆匆,一份浓浓情意;该是对以扯河的回报吧?我想起了我所居住的会泽县城,几十万人,一个水库,我竟不知道那水源自何处,我汗颜。

    驻足西望,毛家村、以礼河、金沙江、长江、大海茫茫……身后,青山绿水,寂静无声。

 

【打印】 【关闭】 【返回首页】 [责任编辑: 蔡祥兵 ]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联系我们 | 投稿

主办:曲靖日报社 承办:曲靖新闻网    网站登记备案号:滇ICP备09001222号-1

如果您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与我们联系 0874--3313284    投稿邮箱:ynqjdaily01@263.net

版权所有 曲靖新闻网 未经同意不得复制或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