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靖新闻网—曲靖新闻第一门户网站
手机版    |  客户端    |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爨的兴亡

2017-09-06 16:33:30 稿源:曲靖日报

戴兴华

云南的历史有三个五百年:第一个五百年,统治中心在曲靖;第二个五百年,统治中心移大理;第三个五百年,统治中心到昆明。爨文化是什么?从广义上理解,是中原汉文化占主导地位的外来文化,或者说是汉文化与少数民族文化大杂交后开出的一朵“奇葩”; 从狭义上理解,是西晋(270年)经南北朝至唐朝天宝十三年(755年),爨氏家族统辖“南中”(当时的云南)所造就的文明。

爨氏,是汉族,不是少数民族。爨氏自中原南下,到三国以后,控制了“南中”广大疆域。宁州的建立,让曲靖成为一个文化交融发展的重要地带。当时,西晋接管了三国时蜀国统治的南中地区,于公元270年设立宁州,治所在味县(麒麟区),之前也在味县,但属四川附庸(当时四川称益州),作为宁州首府所在地的曲靖城,从这个时候起,正式成了完全意义上的云南的统治中心,作为宁州首府的味县,自然成了云南第一个首府。云南(当时称宁州)不再附属四川(当时称益州),成为全国19个州之一。爨氏的兴起,是历史给予的一次特殊机遇。东晋咸和八年(333年),爨氏攻陷宁州,咸康五年(339年),宁州大姓孟彦、霍彪相互争权夺利,同归于尽,以爨琛为代表的爨氏家族趁机吞并其他大姓,成为“南中”第一大姓,按境界分东、西二爨,也称乌蛮、白蛮。

爨氏是“军政合一、政教合一”的封建领主割据政权,由于中原王朝长期处于战乱之中,无暇顾及遥远边疆“南中”,爨氏政权采取“奉中原王朝为正朔”,实际形成“开门诸侯,闭门天子”的格局。中央王朝实力强大时,爨氏拥护中央王朝,一旦中央王朝实力消退,爨氏就据地称雄。“南中”既接受朝廷任命的官职,又保留世袭头衔,但爨氏十数代中,从未出现割据称王或改元称号现象,始终维护了国家的统一和多民族的团结。自东汉以来,中原长达数百年战乱,客观上造成了对地方势力的放纵。“南中”战乱较少,社会稳定,经济繁荣,人民安居乐业(“爨宝子碑”描述:“山岳吐金”,“物物得所”,“牛马被野”,“邑落相望”);《新纂云南通志》记载:爨氏腹心区“其地沃壤,多是汉人,既饶宝物,又多名马”;“爨龙颜碑”描述:“独步南境,卓尔不群”。说明当时曲靖的经济与内地接近,绝非“刀耕火种”般贫瘠落后,而是民族大杂居大团结的富庶之域。

为什么爨氏政权史籍缺失难觅踪影?为什么爨氏后人神秘失踪不知何往?为什么遗下两块爨碑没有其它线索?有三种猜测:一是三国、两晋、南北朝时期,中原动荡不安,国家处于分裂状况;二是爨管辖区距离中央政府太遥远,且山川险峻,中央政权无力顾及,更别说控制;三是南诏灭爨后,来了个种族大迁徙,让爨氏政权遭遇毁灭性灾难。

公元581年隋朝建立,结束了两个多世纪无休止战乱,中央王朝自然不会让爨氏继续割据称雄。隋文帝两次出兵,将爨氏家族首领爨翫的全家逮捕后带回长安,处死爨翫,“诸子没为役”(《新唐书·两爨传》),但此举并未能彻底控制爨氏政权。到了唐朝建立,改变策略,将爨翫之子爨宏达放回云南,任命为昆州刺史,开始对“南中”实行笼络式统治,这种状况维持了一百多年。到了唐玄宗开元天宝年间,爨氏内部争权夺利,南宁州大鬼主(鬼主,即部落首领。爨氏统治区信奉鬼教,分布着很多鬼主)爨崇道杀昆州刺史爨日进,又暗害爨氏家族的主心骨南宁州都督爨归王,爨归王的妻子、出身乌蛮的阿姹从娘家搬兵对抗,又向南诏求助(此举“引狼入室”,导致“灭顶之灾”),南诏首领皮罗阁“老谋深算”,为拉拢并分裂爨氏势力,不仅为爨归王之子爨守隅向中央政府申请袭任南宁州都督,在得到唐王朝的批准后,还把自己的两个女儿,分别嫁给“冤家对头、形同水火”的爨守隅(爨归王的儿子)和爨辅期(爨崇道的儿子)。再之后,皮罗阁直接发兵杀死爨崇道父子,尽俘其家族羽党,尽灭诸爨领主,占有爨区。《新唐书·列传第一百四十七下·南蛮下》记载:唐天宝七年(748年),爨氏内讧,相互残杀,崛起于洱海之滨的少数民族政权“南诏”的阁罗凤(皮罗阁之子)乘机率军攻陷石城(麒麟区),占领两爨之地后,为彻底削弱爨氏势力,命令进驻爨区的昆川(昆明)城使杨牟利以武力胁迫西爨,迁徙爨区20余万户到滇西永昌(保山),彻底瓦解了爨氏政权。这一惨剧,终止了曲靖523年云南首府地位(但存在两个蹊跷史实:一是“南诏灭爨爨未亡,南诏亡而爨仍在”;二是爨氏政权结束后,爨氏家族和爨姓氏销声匿迹不知其踪)。

爨氏政权自三国崛起、东晋称霸南中,历南北朝、隋、唐,奉中央政府为正朔,得中央政府封号,向中央政府贡赋,中央政府依托爨氏统治南中。南诏灭爨后,云南的政治、军事、经济及文化中心由滇东地区(曲靖)转移到洱海地区(大理) ,结束了曲靖长达五百年的云南中心地位。

公元751年,唐朝鲜于仲通率师至曲靖,阁罗凤向吐蕃求援,唐军大败,南诏割据云南局面形成,促成滇东乌蛮称雄、“三十七部”崛起(“西爨白蛮”大量西迁后,散居山林的“东爨乌蛮”移居平地,形成若干部族,其中较大的37个,史称“三十七部”)。

南诏、大理政权自公元749年、公元937年先后建国至公元1253年蒙古军队进入大理止,整个统治时期为504年。与此同时,“乌蛮三十七部”在滇东北及滇中地区仍然保持局部势力,依据《段氏与三十七部会盟碑》和“大理国借兵滇东”推算,爨氏的局部统治,一直持续到明朝中叶“改土归流”之后,前后加起来有1300年左右。

关于爨氏家族的后代具体如何,虽无文献记载,但可以肯定,爨氏家族并未灭绝。大理出土的“南诏德化碑”记录南诏国的大臣就有爨姓,爨泰曾为南诏国学士。大理国开国君主段思平从通海起兵时,得到其舅父爨判(“三十七部”盟主)的大力支持,登极后封爨判为巴甸侯,皆有史可考,说明爨氏家族在南诏大理时期还保有贵族身份,是当时统治集团的成员之一。成都出土的一块唐代墓志,墓主是“袭南宁郡王”爨守忠(爨归王之子),时任唐朝的剑南西川节度副使、南宁十四州都督,说明爨氏家族一部分在南诏灭爨后归附了唐朝,并在唐朝世袭郡王爵位。唐王朝利用爨氏家族在云南的影响,来保持对南诏和大理的威慑。

为什么现在没有了爨姓?显赫一时的家族难道没有了后裔?50年代初大理鹤庆出土了一块明朝初年立的碑,叫《寸升碑》,叙述其祖先为称霸南中的爨氏,南诏大理时保有贵族身份,后改为寸姓。说明爨氏家族西迁后其分布并不局限于大理和保山,而是很广的,甚而湖南、山西、北京也有分布和史载。可以肯定,一部分后人改姓了寸。还有改姓“蔡”、改姓“劝”、改姓“全”的,北京门头沟有个“爨底下村”,据说是明代从山西迁徙来的爨氏后裔。一些研究者认为:爨地被南诏占领后,受汉文化影响较深的“白蛮”被强迫迁移,和洱海地区的其他部族,逐步形成了今天的白族;留在当地山区保留本民族文化较多的“乌蛮”,逐步成为了今天的彝族。到了明清时期,文献提到的“爨人”,大多指现在的彝族,而提到的爨文,即是彝文了。爨人在云南发展过程中,逐渐融有古滇人血统,并继承了以昆明晋宁为中心的古滇文化,创造了爨文化,成为南诏文化、大理文化的渊源,后来的南诏国、大理国,就曾继承爨氏遗风。民间流传爨人使用的“蝌蚪文”,被彝族认为是彝文的起源。

【打印】 【关闭】 【返回首页】 [责任编辑: 陈高桥 ]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联系我们 | 投稿

主办:曲靖日报社 承办:曲靖新闻网    网站登记备案号:滇ICP备09001222号-1

如果您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与我们联系 0874--3313284    投稿邮箱:ynqjdaily01@263.net

版权所有 曲靖新闻网 未经同意不得复制或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