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靖新闻网—曲靖新闻第一门户网站
手机版    |  客户端    |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你是干净的(小小说)

2017-08-29 16:09:13 稿源:曲靖日报

崔立(上海)

盛夏。热!

不知为了什么,曾琪这一天的心情,也像热得着了火一般,对王超发了好大一顿火,然后板着脸,一言不发,像是王超得罪了她一样。王超摸着脑袋想了半天,好像他什么都没说什么也没做啊。

直至一辆公交车停在了他们身边,曾琪一言不发从前门上车,王超呆愣了一下赶紧也上了车。

车上的空座很多,都是一排排两人座。曾琪坐了下来,王超也想坐过去,曾琪堵在那里,不让。王超只好坐在了旁侧的一张两人座。也算近距离坐在曾琪的身边。

车子在一站停下来,快要开动时,冲上来一个几乎分辨不出是男人或是女人,戴着帽沿拉得很低的安全帽,身上又脏兮兮地穿着工作服的人,直至发出了声音:“师傅,谢谢你,谢谢你!”是个中年女人的声音,投了两枚硬币,又对着司机,像是给予她莫大的恩赐般的连声道着谢。

车上的座位很多,中年女人站在了王超的座位旁,朝车内环视了一圈,却没坐下来。王超看她的侧面,面容上有灰,脸显憔悴,额头上有汗。

王超去看曾琪,曾琪的脸,在看窗外,窗外像是有无数好看的风景。中年女人还站在那里,尽管有那么多的空座,她依然还是站着。

王超叫了声:“阿姨,有这么多的空座,你怎么不坐呢?”

中年女人有一会才反应过来,有些意外,还有些慌张地说:“哦,我,我就不坐了。”

王超愣了一下,就没说话。

有一阵,中年女人应是疲惫了,整个人随着车子的抖动在抖动着。

王超忍不住了,说:“阿姨,你还是坐吧。”

中年女人说:“不,不,不,我这衣服太脏了。”中年女人指了指身上,那件脏兮兮的工作服,很不好意思的样子。

王超明白了,说:“没关系的,阿姨,你还是坐吧。”

中年女人摇头,无论王超怎么说都摇头,说:“不行,不行,我真的不能坐,不能脏了这座位。”

王超没有办法了。

王超说:“阿姨,你这么着急,是去接什么人吗?”王超想起来,这辆汽车开过的其中一站,是火车站。

一说到这,中年女人原本拘束的表情,突然变得生动起来。中年女人说:“是,我要去接我儿子,我儿子本来说不来的,刚打电话过来说他已经到火车站了,儿子说他想我了,我儿子很乖,也很努力的,这次中考,他考上了我们那最好的高中……”

王超不由地竖起大拇指,说:“不错,真了不起!”

中年女人还说:“我平时照顾他少,他父亲在他5岁那年就没了。在农村干活赚不到钱,后来我就扔下他,一个人来到上海打工,这些年,我什么苦什么累都吃过,但我现在想来,又不觉得苦也不觉得累。因为我问过儿子,你怪我吗?儿子总是说,不怪不怪,我爱我的妈妈,我的妈妈是最好的妈妈……”

王超脑子里停顿了一下,突然跳出一个场景,工地上,戴着安全帽的女人挥汗如雨,连续工作好多个小时,她接到儿子的电话,来不及打理自己,赶紧往马路上跑。马路上有出租车,她舍不得去坐。她看到一辆停下的公交车,赶紧追上去,她想快一点见到儿子……

想到这,王超忽然站起了身,说:“阿姨,您还是坐吧,坐着休息一会,好精神饱满见您儿子。”

中年女人还是不肯,说:“我,我身上太脏了。”

王超很坚定地表情,说:“不,阿姨,您是干净的!没有人比你更干净了!”王超拉住中年女人,让她坐了下来。

火车站那站,中年女人下车了。

又一站,曾琪下车了,王超也跟着下车了。

路边,曾琪说:“对不起,对不起……”说着话,曾琪抱住王超,哭得稀里哗啦的。王超一脸莫名其妙。

这个早上,曾琪和王超约会的路上,撞见了穿着环卫服的母亲,母亲正在清扫这路面,手足无措,像犯了莫大错误的母亲告诉曾琪,三个月前,她下岗了,找了这份环卫工的活儿。曾琪看着全身脏兮兮的母亲,完全无法接受。

【打印】 【关闭】 【返回首页】 [责任编辑: 陈高桥 ]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联系我们 | 投稿

主办:曲靖日报社 承办:曲靖新闻网    网站登记备案号:滇ICP备09001222号-1

如果您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与我们联系 0874--3313284    投稿邮箱:ynqjdaily01@263.net

版权所有 曲靖新闻网 未经同意不得复制或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