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靖新闻网—曲靖新闻第一门户网站
手机版    |  客户端    |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旧书重读

2017-07-06 15:35:13 稿源:曲靖日报

梁正

书有书运,人有人命。我想,这点大概博尔赫斯最清楚。他说,最令我快乐的事是阅读,而“还有比阅读更好的事,那就是重读。深入到作品中去,丰富它,因为你已经读过它。”这个失明的人,据说能用身体感觉“书本重量,秩序井然排列的安静,以及保存在书页间干燥的时间。”——老书安然躺在书架上,而无数的新书在妖娆地招手,未免使人目眩神迷,喜新厌旧乃人之常情。在行行复行行的阅读历程中,旧与新的拉锯和角力,无时无刻不在发生。

书与人情感的某种契合,是重读的重要契机,比如我读村上春树的《奇鸟行状录》,一读之下就被深深迷住,直到今天,都是我最喜欢的小说之一,隔段时间就会重新读一遍。还有鲁迅的《野草》。第一次读是在十六七岁,竟然一扫中学语文教材给我留下的鲁迅作品的诘倔刻板印象,既富文字之美,又见灵魂的挣扎,不禁流连阅读:过去“的生命已经死亡。我对这死亡有大欢喜,因为我借此知道它曾经存活。死亡的生命已经朽腐。我对于这朽腐有大欢喜,因为我知道它并非空虚……”

青葱少年,却将“死与生”念念于口,虽有不识愁滋味之嫌,也可看出一份沉迷。及至年长,再读《野草》,再与周作人《死之默想》等文章对照,对鲁迅的心境和《野草》的涵义又有了新的认知,诚如有研究者所言,若前面的路是万丈深渊,渐渐学会了绕道而行的方式,但鲁迅却跳了下去,以异样的声音正视这黑暗。

小时候还特别喜欢读欧·亨利的小说,因其内容结构新奇精巧,结局总有彩蛋奉上,而同为短篇大家的契诃夫,读之则茫然不得要领;人到中年再次重读,觉得欧·亨利如花花绿绿的糖果,已经唬不住了,而契诃夫的简白悠长,行于所当行,止于其所止,却令人心仪不已。尤其是把《契诃夫小说集》顺着发表的时间一篇篇重读,就像看到冬春交替的日子,明亮轻讽的早期,浑浊迷茫的迷失阶段,最后是理念沉静的夜。而我格外喜欢的,是他最后阶段的小说——更接近于真实的作家本人。

如今大量的社交应用,消磨了人与人彼此见面的热忱,经过无数道动态私信时间线的切割,似乎再也没有倾诉和交流的热情了。但读书终究是不同的——初读如尝鲜,重读如忆旧,滋味不同,各居其分。重读或为重点研究,或为闲闲温习,也无所谓,年岁、口味、见识或许都有了变化,但翻开纸页,老相识徐徐舒展而来,总是一件开心的事情。

【打印】 【关闭】 【返回首页】 [责任编辑: 陈高桥 ]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联系我们 | 投稿

主办:曲靖日报社 承办:曲靖新闻网    网站登记备案号:滇ICP备09001222号-1

如果您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与我们联系 0874--3313284    投稿邮箱:ynqjdaily01@263.net

版权所有 曲靖新闻网 未经同意不得复制或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