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靖新闻网—曲靖新闻第一门户网站
手机版    |  客户端    |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法土林场大树杜鹃遭砍挖

2017-04-11 10:33:07 稿源:曲靖日报

 
被砍杜鹃的树桩

  四月,万山花开,是曲靖最美好的赏花时节。这个时候,开得最盛大的当属杜鹃,红的、白的、粉的,迎风怒放、万人朝拜。曲靖的马雄山、菌子山、东山、五里箐等,漫山遍野争奇斗艳,给曲靖人带来春天最美好的回忆。然而,在一个小山村背后山上的大树杜鹃正遭遇毁坏,让人万分心痛。

  位于麒麟区茨营镇与富源墨红镇的接壤处法土林场腹地,对很多人而言,仍是藏在深闺无人相识。别说是外地游客,我生活的钵上村离这座壮丽的杜鹃花山不过五六公里,也从未听说这里还隐匿着一座巨大的杜鹃花山。清明节回家,父亲带我前往,站在山的对面,我看不清那些花的模样,只感觉花的色彩,一片片的色彩,渲染在蓝色的天空下,远远地望见,让我想起微信朋友圈里那些最美的杜鹃花连成一片,无边的壮美。

被挖遗留下来枯死的杜鹃树

  我忍不住奔她们而去,但真正震撼我的却不是她们的美,奔向她们,靠近她们,我看到的却是满山的疮痍,杜鹃被大量砍伐、挖掘。我看见的是斧头留下的断面。我看见的是数不清的土坑,大大小小,深深浅浅,大的坑直径四米有余,近两米深。土坑旁,孤独地伫立着没有被挖走的杜鹃,留下一枝、一朵花,在微风中守望。我对花木的移栽略有常识,坑挖得越深越大,说明移走的花木树冠越大。在那大大小小的土坑面前,我沉默不语,沉默中,我仿佛看见一棵硕大的杜鹃树,身姿古朴开着红色的花,我想靠近一些,轻触她的肌肤,我想靠近闻闻她的香气,但我什么也没有闻见。其实,我闻见的是汽油的味道,卡车停在路边,工人在吃力地挖掘,铁锹刨土的声响,在山谷中回荡。

  可以想象那时,美丽的杜鹃在沉睡,这些挖掘队伍来了,一株株美丽高贵的大树杜鹃在卡车上颠簸,经历长途跋涉,不知道被运往何方,命运未卜。当地老乡介绍说,即便在花木最佳的移栽季节冬末春初,野生杜鹃依然很难移栽,成活率不足20%。杜鹃适宜生长在酸性土壤中,移栽之后,很多杜鹃往往水土不服,命不久矣。老乡还说当地一学校老师挖了几十棵杜鹃栽在院中,多数都死掉了,活着的不过几株而已。多数杜鹃被迫“搬家”凋零死亡。

  在山林深处,我发现不少杜鹃被挖起后,因土壤含沙量大极其松散,即便包裹起来,也没法把带土的杜鹃运走,只好遗留下来,艰难生长。更痛心的是,在山沟深处,过去有大量古老杜鹃曾因采煤被大肆毁坏。如今,煤矿被查封了,留下废旧的遗址,留下被雨水冲洗过的煤渣,静默守望着枯死的杜鹃。

  清明小长假,本为赏花而去,却败兴而归,落得此文。但愿能引起社会各界关注,相关部门重视,封山育林,严惩挖掘野生大树杜鹃的猖獗行为。希望相关部门能实地查看,勘察测绘其准确面积,可否纳入当地乡村旅游总体规划,犹未晚也。鄙人孤陋寡闻,见过马雄山、菌子山杜鹃之美,却不曾见过东山、五里箐之姿,不敢妄断此山可否媲美他山,但据我实地勘察,此山之花至少千亩连片,蔚为壮观。另外,此山不仅有杜鹃之美,且地处法土林场腹地,茂林广阔,空气甘甜,定是徒步露营好去处。此地交通便捷,离麒麟城不足40公里,皆为柏油路面,是市民赏花的好去处。

    肖兴 文/图

【打印】 【关闭】 【返回首页】 [责任编辑: 蔡祥兵 ]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联系我们 | 投稿

主办:曲靖日报社 承办:曲靖新闻网    网站登记备案号:滇ICP备09001222号-1

如果您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与我们联系 0874--3313284    投稿邮箱:ynqjdaily01@263.net

版权所有 曲靖新闻网 未经同意不得复制或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