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靖新闻网—曲靖新闻第一门户网站
手机版    |  客户端    |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反家暴法实施一周年 全社会需合力对家暴说不

2017-03-09 09:45:16 稿源:曲靖日报

    3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反家庭暴力法》实施一周年;3月8日,全世界妇女的节日。3月春暖花开,人们把目光更多地投向了女性这个花一般的群体。五彩缤纷的花儿很美好,但如果惨遭毒手,便会枯萎凋零,反家暴法就是对“花儿”最有力的保护。

    据曲靖市妇联的统计数据,去年一年,全市县级以上妇联接待各类信访案件608件,其中婚姻家庭案件452件,占74.3%,这之中有相当一部分是家庭暴力案件,受害者中98%以上是妇女。由于受到“家丑不可外扬”等观念的影响,到相关部门投诉、求助的妇女只是遭受家暴这个群体的冰山一角,还有非常多的家暴案件没有被发现,无从统计。

 

利好

反家暴法管起“家务事”

  云南谦泰律师事务所主任徐淑娥律师介绍,《中华人民共和国反家庭暴力法》为反家暴工作提供了法律依据,对家庭暴力的范畴、预防、处置、人身安全保护令和法律责任作出明确具体的规定。该法具有较强的针对性和可操作性,破除了“清官难断家务事”的陈旧家暴观念,让法律进入“家门”,对有效预防和依法处置家庭暴力,保护受害人的合法权益,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

  尤其是其中的人身安全保护令制度,是反家暴法施行后的最大亮点。法律规定,当事人遭受家庭暴力或者面临家庭暴力的现实危险时,可向法院申请人身安全保护令。保护令一旦发出,被申请人就被禁止殴打、威胁申请人或申请人的子女及特定亲属,禁止骚扰、跟踪等,大大提升了司法干预家庭暴力的力度。

  徐淑娥律师认为,以往由于缺乏法律依据,公安难以介入、法院难以裁判,家庭暴力处于谁都不爱管的灰色地带。而现在,被暴力侵害的弱者可以拿起法律武器捍卫自己的权利,新法实施让妇女的维权意识明显提升。

  2016年3月3日,麒麟区法院审结首例家庭暴力案件,以故意伤害罪判处被告人何某拘役四个月。3月24日,曲靖市相关部门在处理家暴案件中发出了首份告诫书,这份告诫书是发放给麒麟区东山镇某男性的,他是一名5岁男童的继父,他以孩子调皮为由对孩子实施暴力,导致孩子脸部及背部多处受伤。麒麟区妇联了解此事后,对孩子继父进行了严厉的批评教育,并向其认真解读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反家庭暴力法》,同时,派出所向孩子的继父发放了告诫书,明确告知打孩子已经不是传统观念里的家务事,而是触犯法律的行为,一旦发现孩子再次被打,将为被虐儿童申请人身庇护,依法追究施暴者法律责任。接过告诫书时,这个继父的手是颤抖的,他明白了事情的严重性。

现状

城镇农村均有家暴发生

  徐淑娥律师介绍,不管是在城镇还是农村,家暴事件均有发生。去年一年,谦泰律师事务所接到3起以暴制暴的案件,都是妻子长期遭受丈夫的暴力行为,忍受不了后以暴制暴,其中1起将丈夫杀害,发生“本来是受害者变成犯罪者”的悲剧,2起经劝阻后没有酿成更大悲剧。徐淑娥说:“反家暴法实施一年,但宣传普及力度还不够,如果每个妇女都了解了这部法律的内容,相信以暴制暴这类案件一定会大幅度减少。”

  据介绍,在农村,很多家庭男性仍是经济收入的主要来源,女性在经济上对男性依附关系还很严重,使其成为男性暴力侵害的对象,尤其是在女方文化程度低、无职业、生活压力大的家庭,更容易发生家庭暴力。

  徐淑娥说,反家暴工作最大的障碍莫过于“羞于启齿”。城镇妇女的维权意识相对强些,她们遭受暴力后有可能会到相关部门求助,但农村妇女往往常年忍受家庭暴力,她们一方面怕说出去被别人笑话,一方面怕丈夫知道后发生更严重的暴力事件,因此一忍再忍,一再被打。让农村家庭知道反家暴法,让广大农村和偏远山区妇女敢于拿起法律武器维护自身权益,是减少家庭暴力发生的关键。

  另外,举证难也是反家暴的一大关卡。民事诉讼遵循“谁主张谁举证”的原则,但受害者往往缺乏保留证据的意识,由于没有证据,错失了很多维权机会。司法程序注重通过证据认定事实,受害人哪怕只遭受了一次家庭暴力,只要拿得出证据,法院就倾向于认定构成家庭暴力;相反,如果遭遇多次家暴却没有一次能拿出证据,通过司法途径寻求保护也很难。

反家暴宣传

分析

施暴者心理不健康

  婚姻家庭咨询师李莉介绍,在她接触过的家暴案件中,施暴者往往都是心理不健康或人格有缺陷的人,有的施暴者爱喝酒,喝多了就对家里人随意发泄,乱打乱骂;有的施暴者只要在外面遇到不顺心的事,回到家就把怒气发在配偶身上;有的施暴者性观念扭曲,实施性暴力……家庭暴力对妇女的身心健康造成极大威胁,长期生活在丈夫的暴力阴影之下,往往会处于焦虑、无助、郁闷的状态,容易产生恐惧、焦虑、抑郁等心理障碍。

  李莉认为,家暴发生的心理原因主要有以下几方面:一是施暴者意志力差,行为上简单粗暴,遇到意见分歧或本人的要求没有被接受,喜欢用拳头解决问题;二是施暴者人格有缺陷,如施暴者患有反社会型人格障碍和冲动型人格障碍,性格偏执,好疑妄想,缺少自尊和自信,容易产生用暴力解决家庭矛盾的思维和行为;三是施暴者患有精神疾病或心理疾病,施暴者无法应付外在的挫折与生活压力,处于焦虑状态,通过殴打家庭成员进行宣泄;四是被施暴者有依赖心理,在家庭关系中一直表现为依赖性强和无主见,遇到家暴无从应对;五是被施暴者性格柔弱,长期处于孤独无助、有口难言的困境中,对暴力行为很无奈。

  李莉建议,妇女在日常生活中,首先对家庭成员要尊重、坦诚、耐心、信任、体谅,积极维持与家人的关系;当与家庭成员发生冲突时,要平心静气、将心比心,不要指责抱怨,尤其感觉对方想实施暴力行为时,千万不要用语言或肢体语言刺激甚至挑衅对方,最好暂时不与对方单独接触。妇女一定要重视第一次家庭暴力事件,在遭到第一次家庭暴力后,要明确向对方表示“不可以”,让对方知道自己不可以忍受暴力。

建议

反家暴需形成社会合力

  反家暴法明确规定,遭遇家庭暴力可以向加害人或者受害人所在单位、居民委员会、村民委员会、妇女联合会等部门寻求救助。反家暴涉及多部门联动,在调查取证环节,受害人需要公安机关出具验伤介绍信,公安机关会对施暴者出具告诫书;发出人身安全保护令后,需要街道、居委会等部门配合执行。反家暴是一项需要全社会合力推进的工作。

  律师徐淑娥认为,反家暴不是仅仅靠法律就能解决的问题,最终还要回归到社会层面对症下药,因为法律可以制止施暴者,却无法修复破碎的情感,受害者还需要心理干预才能彻底走出阴霾,投入新的感情;即便夫妻两人暂时放下干戈,接下来如何相处,也需要婚姻家庭方面的咨询指导。

  婚姻家庭咨询师李莉介绍,她到沿海城市接触过一些专业的社工组织,如以维护婚姻家庭和谐为宗旨的社会工作服务中心,这些机构除了进厂进校进村宣传反家暴法知识,还将宣传拓展至家庭,对被施暴的妇女不仅提供法律援助、心理咨询和庇护场所,还在充分尊重当事人意愿和隐私的前提下,促进当事人自身的成长、自我成熟,恢复自信。

  李莉说,曲靖可以借鉴沿海地区的做法,政府及有关部门通过培育社会组织、购买服务等方式,发挥专业机构的作用,提供有效的支援,帮助受家暴影响的妇女走出困境。《中华人民共和国反家庭暴力法》第九条提出“各级人民政府应当支持社会工作服务机构等社会组织开展心理健康咨询、家庭关系指导、家庭暴力预防知识教育等服务”,这为社会组织的发展提供了思路。

  反家暴需要联动机制,社区、妇联、公检法司、医院、专业社会组织都要参与进来,调动更多的社会资源,形成社会合力,共同对家暴说不,不仅仅是在家暴发生后进行干预,更多的是预防家暴的发生。

  为了更好地保护妇女儿童的合法权益,曲靖市妇联在建立“妇女儿童权益维护中心”“妇女儿童维权示范点”等维权阵地的基础上,在云南谦泰律师事务所挂牌成立了“曲靖市妇女儿童法律服务中心”和“曲靖市反家庭暴力投诉站”,为妇女儿童提供多元化、专业化的法律服务;还联合法院出台了人身保护令制度,联合公安出台了告诫令制度。这些措施的实施,能对妇女儿童遭受家庭暴力进行很好的预防和制止。

  业内人士认为,家庭暴力不是仅靠法律就能解决的问题,最终还要回归社会层面对症下药,曲靖的反家暴工作任重道远,尚需社会各界联动起来,各个部门协同合作,在全社会形成一股反家暴合力,共同对家暴说不。

    本报记者 唐敏 文/图

【打印】 【关闭】 【返回首页】 [责任编辑: 蔡祥兵 ]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联系我们 | 投稿

主办:曲靖日报社 承办:曲靖新闻网    网站登记备案号:滇ICP备09001222号-1

如果您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与我们联系 0874--3313284    投稿邮箱:ynqjdaily01@263.net

版权所有 曲靖新闻网 未经同意不得复制或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