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 工会要闻 | 本期聚焦 | 劳动观察 | 他山之石 | 文化园地 | 一线传真 | 理论研究 | 热点时评 | 劳模风采 | 调研之页 | 基层采风 | 新生活 | 解读十八大
公示公告
困难职工冷暖记心间                 许玉才一行到沾益慰问困难职工                 和亚宁、李桂珍到沾益慰问省 ...                
>>更多
曲靖新闻网 >正文
让“90后”成为创新发展的鲜明注脚
欢迎访问曲靖市总工会       2016-03-16

 

        

申孟哲

   作为最具活力的年轻人,“90后”在中国的转型过程中颇具希望。

   从“80后”到“90后”,这些年来都曾被贴上“代际标签”。正如“80后”以富有时代色彩的奋斗为自己正名一样,今天的“90后”,也在各个领域涌现出堪称楷模的代表。

    最近的一则消息是,在第十二批青年千人计划中,最年轻的入围者,是两名出生于1990年的女性青年科学工作者。一位,从英国牛津大学博士毕业归国,已经是电子科技大学的教授;另一位,曾在香港科技大学担任访问助理教授。有媒体惊叹:这已经不能用“学霸”相称了,得叫“学神”。

    “青年千人计划”的本意,就是让更多具备海外经历的科研人才回国创业,申请者的年龄不能超过40周岁。此次入选的青年学者,2/3出生于1980—1984年,即32—36岁之间;出生于“85后”的学者,也占据了11%的比例。

    普通大众的“冲击感”,来自于“新鲜”——年纪轻轻,就做出了如此成绩,拥有极高的事业起点,在同侪中当属翘楚。而从社会层面看,我们应该让这种“冲击”越来越多,并成为常态。

    自古英雄出少年。根据人才成长的一般规律,青年本就是最有创新激情和创新能力的群体。古代的王弼、王勃、骆宾王,近代的莫扎特、安培、高斯、薛定谔,都是年纪轻轻就在不同领域内做出了卓越的贡献。

    “我劝天公重抖擞,不拘一格降人才”。“降人才”不难,难的是给年轻的人才以更好的空间、更优质的生长土壤,既不让他们因为“捧杀”而成“仲永”,更不让他们因为体制机制的保守、闭塞而感到没有希望、远走他乡,或者是在体系内无望地论资排辈、熬年头等晋升。

    一位参与过“千人计划”评审的专家曾撰文指出,这些优秀的年轻学者,本就应该在科研机构中获得应有的一席之地;但是这项在国外类似于终身教职评定的工作,却不得不通过国家层面的“运动式选才”,本就说明改革的空间依然很大。“青年千人计划”,一定程度上打破了国内高校“师门传承”的裙带关系和门第观念,对于中国在全球择优选才有一定突破。

    有数据显示,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北大、清华培养出的优秀本科生,在结束海外留学后,选择回国的仅有1/3。但现在,情形正在起变化。笔者曾问一位留学海外多年的友人:为什么选择回国?他的回答是:在当今世界,还有哪一块土壤,比中国更有活力、更适合创新和发展?

    的确,中国大地上的空间是最为辽阔的:无论是结构转型的迫在眉睫,还是对“人才红利”的急切呼唤;无论是中央层面提出的“供给侧改革”,还是十八届五中全会“五大发展理念”中排在首位的“创新”,都表明,今天的中国,决心要走一条以创新为引领、以科技为驱动的转型升级之路;也都意味着,人才作为创新发展“第一资源”的作用越来越凸显。

    作为最具活力的年轻人,“90后”在中国的转型过程中颇具希望。他们是互联网的原住民,熟悉这一时代;他们对体制、传统、等级的眷恋和束缚感更少,更适合投入创新性的工作;他们的表达、分享欲望更加强烈,对创业、科研、公益的热情度也更高。

    科技改变生活,创新成就未来。二三十年前,很多孩子都曾有一个“科学家梦”。当时他们的偶像,是华罗庚、陈省身、陈景润;而现在,无论是屠呦呦的获奖,还是“90后”入选千人计划,我们更愿意把它视为一种科研的“正向激励”,不仅让更多的孩子对创新更有热情,也提醒我们推动相关改革,释放更多有利人才成长的活力和空间。

 



        
  稿源:   
编辑:杨晓  



  • 让“90后”成为创新发展的鲜 ...
  • 深刻领会十八届五中全会的重 ...
  • “全面二孩”不能止于放
  • “要讨薪先喝酒”:于法于情 ...
  • 基层教师为何难留基层
  • 市总领导
     
     
    版权所有:曲靖市总工会版权所有
    地址:曲靖市麒麟区 邮编:655000
    网站编辑电话:022-84236212
    copyright 2009 www.ftutj.cn all rights reserved in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