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靖新闻网—曲靖新闻第一门户网站
手机版    |  客户端    |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撼人心魄的红尘物语

2016-02-18 11:04:19 稿源:本报综合

———读赵鸿翔长篇小说《红土红尘》

井岗

    赵鸿翔先生的又一部长篇小说《红土红尘》问世。这部描写红土高原的小说,无论在思想容量和审美内涵方面,还是在历史开掘和意义建构方面,都取得了一定的成就。小说有深邃的社会背景、厚实的思想内涵、跌宕的故事情节、错综的人物谱系、丰赡的细节描写、激烈的矛盾冲突。

深邃的社会背景

  长篇小说《红土红尘》以全景镜头来摄取红土高原的历史生活图景,引领读者回归到那段久远的时光,经历曾经的世事风云,体验人物的喜怒哀乐。

  从时间跨度上讲,小说展示了从清末后半个多世纪的历史,这是一个社会急剧动荡的的年代,其深邃的社会背景,为创作提供了广阔的空间,然而也加重了写作的难度。百年风云巨变,不是凭想象就能唾手可得,而是要占有丰富的史料,梳理尘封的往事,让历史事实得以真实呈现。这必得要从衣食住行、婚丧嫁娶、器物用具、典章制度、礼仪风俗、文化生活、思想风貌等各个方面作深入的考究,方能写得合情合理、不离仪轨。

  显然,赵鸿翔先生做足了功课,他让书中人物在现实生活中遭遇种种事件的磨砺,经历清朝灭亡、护国、民国、抗战、解放战争、新中国建设以及后来的大跃进、“文革”等,置入一个真实的时代大背景中,小说也成了还原历史生活的一种容器。

厚实的思想内涵

  思想是小说的灵魂。正如作者在《后记》中所言“这是一个土生土长于红土高原的人,献给生养自己的红土地和先辈的一份心意,可能不够精致完美,却一定是至真至诚。”以真诚的态度对待历史对待先祖,必将在思想开掘中得到新的收获。《红土红尘》在精神向度上明朗积极,给人力量,具有生命不息、奋争不止的精神气质。

  作品张扬一种英雄主义情结。这在主人公高臣宗等人物身上得到淋漓尽致的体现。

  赶马起家的高臣宗富有冲闯精神和创新意识,他带动一个家族从赶马赚回第一桶金,进而滚雪球一样积累财富。面对财富,他不是用来挥霍消遣,而是扩大事业,可谓胆识过人,思维超前,使红土营发展成了四方马帮的集散地,成了远近闻名的手工业和商品贸易中心。早年当马锅头时,贩卖鸦片为他带来丰厚的利润,到后来他深切体悟到鸦片对人们精神的毒害后,主动发起禁烟戒赌运动,这是一种民族担当精神和勇毅果断的大丈夫气概。当国家处于生死存亡之际,他不忘民族大义,毅然投身护国运动,鼎力支持修机场打日寇。国共相争,他看透国民党政府腐败嘴脸,为推翻国民党反动统治,决心和共产党并肩战斗到底!在解放战争中,他全力支持共产党实施新政,充分利用自己的声望和影响,迅速扩充部队,后发动武装起义,推翻国民党地方反动政权……每一次重大社会运动,都有他的身影出现,并能力挽狂澜,为读者塑造了一个经历复杂、经验丰富的时代英雄。

错综的人物谱系

  《红土红尘》是一个时代的缩影,展现了红土高原的生活史,塑造了一个个骨血丰满个性鲜明的人物形象。

  主人公高臣宗是整部小说的核心,他有父母妻儿,也有冤家仇敌。在这个大家庭中,家庭成员极为复杂,有教师、医生、商人、军人,有共产党员,也有土匪、叛徒等。他继承了祖业,是个封建商人,生意场上接触到形形色色的好利之徒,甚至跟外国商号做过鸦片生意。赶马途中,他跟“望河马店”女老板、沧水寨主者头人、红顶官人周千总、盗贼常老板、山大王谷鬼蛮、辛马镇辛八爷等黑道朋友有交集。还结识了魔头老大杜威、疤武奎等绿林好汉。从军后,跟上司团长有过节,差点死在山贼刀下。他一生中接触到各式各样的人。

  在人物塑造方面,作家不是贴标签式地简单化处理,而是让人物性格在情节推进与矛盾冲突中变得复杂和丰满起来,形成了每个人物独特的命运轨迹。

跌宕的故事情节

  一部成功的小说,莫不是人物的命运决定其情节的走向。而情节的发展,又使人物的性格更加鲜活、突出。长篇小说《红土红尘》,以高臣宗及家人的活动为主线展开故事情节,延伸出了众多人物和故事情节。

  杨金贵与之争权夺利斗智斗勇是一条复线。从第二卷开始,运用对比手法花大量笔墨写杨金贵另起炉灶,跑马帮、建高楼、争官,与高分庭抗衡。

  还有万山红的侠义行动时隐时现,穿插其间。从退婚起,张小菊这条线索就若隐若现地延伸到结尾一卷,直到被当众枪毙在丈夫和儿子的眼前。这对推进故事情节的发展不可或缺。杜鹃花瓣红狐标志一出现,必有一出好戏。

  一切记忆和想象,几乎都是通过叙事来完成的。五卷本的《红土红尘》叙事节奏舒缓有度,情节迭宕起伏。早早埋下伏笔,设置引人入胜的悬念,譬如红狐精灵的出现,营造出一种神秘的气氛,进而发展成一种精神象征,最后酿成红狐事件,谜底一一揭开。《红土红尘》改变了他写作《红土红土》单线展开的架构,而是用复线穿插演进,增强了画面感和直观性。

丰赡的细节描写

  《红土红尘》在人性的开掘与历史的深度阐释上作了细腻描摹,让细节得以表现,思想得以彰显。小说要写得像科学一样精密,高度与现实生活严丝合缝,甚至可以被真实地还原出来,这需要小说家在细节描写上有出色的才能。这部长篇小说的许多细节描写不仅强化了作品的历史感和真实感,而且也使人物因细节而感人。

  如梨花雪的描写、捕猎的情景、对战争的描写等。

激烈的矛盾冲突

  矛盾冲突的形式是多种多样的。一部成功的小说,必定在矛盾冲突的设置上精心构思,以推进情节的发展,使高潮叠起,异彩纷呈。

  小说开篇就让高臣宗置于矛盾冲突中,且冲突矛盾贯穿他的一生。还有国共两党之间的激烈斗争、贫苦人民与贪官污吏之间的斗争、土匪与政府之间的斗争等等,都构成一对对矛盾冲突,一波高过一波,使故事情节引人入胜,环环紧扣。尤其是战争引起的家国恨民族仇令人刻骨铭心。多重矛盾叠加在一起,将故事情节一步步推向高潮。

瑰丽的地域风情

  一个成熟的作家,必定会高度重视自己的出生地和精神原产地,坚守自己熟悉的土地,并为之精耕细作。显然,从《红土红土》到《红土红尘》,作家都把红土高原作为自己写作的精神根据地。

  作品有浓烈的地域叙事特色,着意强化红土高原的绚丽风情。这在第一卷赶马途中的经历最为典型,从盘水哨、沧水寨到大风关,每到一地,都隐藏着凶险,就像《西游记》中唐僧师徒要经历九九八十一难,高臣宗马帮历尽艰难险阻,闯过十余关,最后才逐渐成熟,真正竖起马帮大旗。浓墨重彩地呈现了云南粗犷雄奇的高原风貌、瞬息多变的高原气候特征、五彩斑斓的地域植被景观、凶恶毒辣的边地飞禽走兽、野性古朴的土著原始生活,以及生活在深山老林间杀人越货的山猫野贼。异彩纷呈的边地物象和多民族杂居的人文底色,无疑会给读者带来视听上的丰盈享受。

  在环境描写方面,高度渲染红土地的地域特色,让整部作品笼罩在暖色调的滚滚红尘中。 “爨文化”也是作品强化的一个地域性标志。小说多次借高村碧老先生之口阐述“爨龙颜碑”“爨宝子碑”“爨氏来源”“爨体书法”“爨戏”的精髓要义。

【打印】 【关闭】 【返回首页】 [责任编辑: 阎瑾 ]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联系我们 | 投稿

主办:曲靖日报社 承办:曲靖新闻网    网站登记备案号:滇ICP备09001222号-1

如果您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与我们联系 0874--3313284    投稿邮箱:ynqjdaily01@263.net

版权所有 曲靖新闻网 未经同意不得复制或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