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靖新闻网—曲靖新闻第一门户网站
手机版    |  客户端    |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马龙大跌水探究

2016-01-27 10:25:44 稿源:曲靖日报

 
 

(杨增外 文/图)奇特的跌水景观

  站在崖壁上鸟瞰,两条大型的银色珍珠屏向绿色的深潭铺展而下,那气势似千军呐喊 、万马奔腾。那银色珍珠屏,又化成无数的银花玉珠迸出深潭,变成一条碧玉似的飘带,衬着两岸的青山,钻进迤泽村的怀抱,高歌而去。

  走到瀑布下的河沿仰头看,只见两条粗数十围的白练双双倒挂,竞相悬空,像逗乐的银龙,从半空中猛翻下来,直钻潭心,雨雾飘飞,山回谷应。潭水轰鸣,激荡起阵阵大风,喷迸出无数晶莹透亮、欢蹦跳跃的珍珠,弥漫于河槽及两岸,如烟、如雾、如尘。夏季漫步此地,和着惠风,一阵阵透心的抚摸感传遍全身,消除了热汗和疲劳,变得清凉而舒畅。

  大跌水之水,源于上游汤郎、西海子、猫猫洞的箐沟,虽然相隔不过10余公里,可水的流程非比寻常。它先钻入后洞的地河1公里,又在高耸的两山深涧“中洞”露脸200多米,再继续钻入地河1公里多,然后奔涌出前洞(又叫七岩洞)。接着流经龙洞、方郎、纳章等村,又纳入天生河、代坞河、纳章河。流程中先后跌下四个较大的台阶后,到纳章却是只为1公里的平川,水在储集,在休憩,在积攒力量。到了60多米高的层岩上,囤积的水流,这时再也忍禁不住,到此只有尽情释放了。所以,才有大跌水的汹涌和飞泻!触景生情的人们,因而有“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之感。

  天地造化,神奇于间。大跌水的石壁除了如刀切一般,色彩红碧相间,还有一个奇特的现象。每年都有一至三窝很大的葫芦包蜂盘坐于赤壁上光滑之处,其做窝技艺巧夺天工,又让对蜂儿垂涎欲滴者望洋兴叹。

  大跌水西北500米,还有一个小跌水,跌水两边也是悬崖峭壁,只不过水量、落差小得多。然而,夏季时,其瀑布的声响也是老远就能入耳。

  一大一小两跌水,它们不知相伴了多少年,就像地球和月亮一样,相映相衬。也许是小跌水有自知之明的雅量,跌下不久,就温顺地归入了大跌水。

  有人写了一首大跌水和小跌水的诗:

大跌声远扬,小跌也欢畅。

天地间相伴,各自亦超然。

文人墨客笔下的大跌水

  天生万物都有层次,大跌水瀑布下有个洞,洞里有上游没有的几种特色鱼,一是石扁头,二是细鲢鱼,三是干鳅。据说,曾有两人在秋季水小时,身揣电筒,用大麻绳上头栓树上,下头栓住腰顺石壁吊下,钻入洞里捉那三种美味可口的鱼。进洞后,往里走,洞内还有一股清幽幽的水流出,外面瀑布像银帘子,盖住洞口,就如《西遊记》里的水帘洞。他们解下拴住腰的麻绳,好奇地顺洞摸索前进,感觉走了好长时间,四面照射,洞中有洞,大洞旁还有小洞,几次见到伏着或游动的蛇,心里害怕正欲回头,突然眼前有亮光,又壮着胆继续朝前,越走越亮,不觉已经出洞了,抬头看,原来上面就是小跌水的两崖壁。那到底洞里还潜藏着其它什么秘密?他们已经没胆量细究了,也不敢再返回捉鱼了。查阅历史,他们可能是跌水水下洞内探秘的开拓者。

  正因为大跌水周围环境神秘而又闹中藏幽,所以古时马龙名人、隐士杜惟馨,曾在跌水边度过了惬意的岁月。杜惟馨是跌水下游1公里的迤泽村人,身处明代,字秀元,号灿庭。出生于一个有名望的家庭,他父亲杜其骄、叔叔杜其渐,在易学、儒学方面很有造诣,对他影响很深。他自号岑瀑山人,不应科举,淡泊功名,喜欢闲云野鹤的隐居生活。

  从清代马龙州学正云南石屏州举人涂大辂的《岑瀑山人传》一文中得知:杜惟馨曾遨游吴、越山水,探寻焦台雁荡的神奇和洞庭湖水上涨入海的奥秘。并购回苏轼、米芾、赵孟頫真迹数卷而归。由于他一生喜欢画画,虽然其山水画所存不多,但其画的水平与黄公望、沈周难分伯仲。他选择在大跌水边的山林间居住,茅庐用很多椽子围起来,里面放一张长而矮的床,外面有一个竹、石、池、梧桐相间的小园,园里还种上高梁和白芷,他不时清除里边的杂草。小径及茅屋里洁净无尘,倘若有外人随意进入,那他家的幼童或饲养的鸡、狗都会显示出不屑一顾的神色。他常席地而坐,品尝着自己喜欢的酒,或欣赏着飞流的瀑布,或听着屋檐间潺潺的滴水声,或出神地看着大大小小耸立的山峰,或体味自己所弹古琴在空间、山林间婉转悠扬的美妙回音,或静听周围马放南山欢快的鸣叫。因此,人们说他具有魏野、戴南枝的风采。

  杜惟馨有丰富的预测学知识,他撰写了《大易世经》《太乙》等著作。平时会拄着黑色筇竹拐杖四处行走,为人占卜,收取微薄的钱财。因为,他的预测较准,大家就尊称他为“杜神仙”。一代一代的人们传说着不少杜神仙神奇的故事,现在看到大跌水分布均匀美丽而有光彩的岩石时,还经常仿佛看到他一面休息一面唱歌的闲情逸致。

  大跌水是马龙八大景致之一,被定名为“层岩瀑布”。它的雄奇壮阔曾吸引过古时候不少官贵文人遨游,也留下许多点赞的诗篇。

  清代韩瑛纂修的《雍正: 十卷》卷首一卷及民国《马龙县续志》,分别载有清代马龙州知州许日藻写的《层岩瀑布》一诗:

何年堗屼起高标,直接银河上下潮。

撑破云霞迷石足,拨翻星斗系天腰。

龙行万里迴风远,鹤去千秋待月遥。

惟有使君来往便,任将凫鸟踏层霄。

  杜诠,字向真,杜惟馨后人,康熙辛卯举人,至贵州仁怀县知县,曾参与《贵州通志》一书的编撰。他对自小游玩的大跌水情有独钟,并以诗歌之:

长川地尽写危岩,每逢晴日亦霏霰。

风际斜拖鲛人练,云边倒挂珍珠帘。

削壁千寻潭无底,白虹不散霹雳起。

徘徊共讶天上来,频嗽沥液瀹尘滓。

  王懋昭,字德元,四川合川人,毕业于四川法政学校。民国4年至民国5年任马龙县知事。任期内还主持编撰了《马龙县续志》,为马龙留下了宝贵的历史记录。他游览大跌水后,写下一首五言诗:

百丈飞泉出,洒落下碧空。

层层流不尽,翠滴石玲珑。

声杂雷雨吼,鱼龙搅梦中。

别开银色界,天花坠岩东。

日月梭借得,织成锦绣工。

万里朝宗海,水帘一线通。

  此外,还有汪文兴、杨立中等许多文人都留有描写大跌水的诗篇。

【打印】 【关闭】 【返回首页】 [责任编辑: 阎瑾 ]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联系我们 | 投稿

主办:曲靖日报社 承办:曲靖新闻网    网站登记备案号:滇ICP备09001222号-1

如果您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与我们联系 0874--3313284    投稿邮箱:ynqjdaily01@263.net

版权所有 曲靖新闻网 未经同意不得复制或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