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靖新闻网—曲靖新闻第一门户网站
手机版    |  客户端    |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无以回报的母爱

2015-04-29 09:51:03 稿源:曲靖日报

  我的母亲出生在上世纪三十年代,贫困的家庭、艰苦的生活锻造了母亲坚强、刚毅、勤劳、善良的性格。她用柔弱的肩挑起了儿女成长的重担,用无言的挚爱撑起了全家一片广阔的蓝天。

  母亲体弱多病,但她勤劳坚强。从我记事起,她几乎没有闲着的时候,上山干活回家,做饭洗衣、养鸡养猪、全家的缝缝补补等家务几乎都是她包了。在我童年的时候,家乡富乐镇河外村委会还没通电,每天晚上,家中低矮的茅草房里,被油烟熏得漆黑的房屋木柱子中间挂着一盏用玻璃瓶做成的煤油灯,在昏暗的灯光下,母亲用她那双长满老茧的手缝补着我们的衣服,尤其是全家人的鞋,从搓麻绳、缝千层底到做成一双双新鞋,都是她在灯下一针一线完成的,而且那么合脚,穿起来又那么舒适。

  我的母亲是一个“大老粗”,她没有上过学堂读过书,但她深知贫苦农家的孩子只有靠上学和走出大山才是唯一的出路,所以她下决心让我读书来改变命运。为了让我能进学堂,母亲靠省吃俭用、卖鸡蛋的钱来交学费、买作业本,自此,母亲踏上了一条为儿女成长无私奉献的艰辛路。从我上小学那天起,到我警校毕业,为了我的学业,母亲操了很多心,吃了很多苦,受了很多委屈。当我毕业走上从警路时,母亲已经年过花甲了。为了让她能安享晚年,生病了我们好照顾,结婚后我和妻子多次提议把母亲接到县城与我们同住,但她怕影响我们的工作,不管怎么劝导她都不同意,以城里住不惯、没有亲戚朋友玩等种种借口推脱,她要守着住了几十年的老屋,在老家那个生活、医疗、出行条件太差的小山村与父亲相依为命。

  在母亲的眼里,我是永远也长不大的孩子,我永远也没有离开过她的视线。虽然我马上就三十七岁了,但母亲经常牵挂着我。她牵挂着我的工作,牵挂着我的安全,牵挂着我的生活,牵挂着我的孩子。每次回家提前告诉母亲时,她总是再三提醒我开车要注意安全、不要买东西回家。回到家中,看着母亲高兴得像个小孩一样抱着我的儿子吻他的脸蛋时,看着饭桌上摆着母亲做好了的我们最喜欢吃的菜时,我的心中总是充满愧疚,本应该由我好好孝敬母亲,却变成了她来“服侍”我们。在家里,母亲和我们总有说不完的话。离别时,她总是带着一丝不舍的感伤,用袖子不停地擦拭着眼睛,拄着拐杖把我们送到村口,直到我们在她的视线里消失良久,才悠悠回到守护了几十年的老屋。

  台湾著名女作家龙应台在她的作品《目送》中扉页上写道:“所谓的父母子女一场,只不过意味着,你和他的缘分就是今生今世不断地在目送他的背影渐行渐远。你站立在小路的这一端,看着他逐渐消失在小路转弯的地方,而且,他用背影默默告诉你:不必追。”这段话说得令人心酸无奈。为了工作,为了事业,我还得选择离开,还得挣脱母亲的怀抱,承受着爱我的母亲追逐的目光,承受着她不舍的、她不放心的、满眼的目送。今生,除了母亲,又会有谁一直目送我离开,哪怕转了弯仍舍不得收回目光?

  2012年春节我值班,不能回老家陪父母过节,除夕那天下午七点多钟,我忙完一天的工作后回到家,掏出电话想问问母亲年饭准备得怎么样了,但是电话打不通,心急如焚的我一直打呀打,到晚上十点钟都没打通,我心中隐隐感到几分不妙。第二天中午,电话终于打通了,是父亲接的,因平时母亲常接电话,我便问母亲在做什么,父亲说在洗碗。春节过后的一天晚上,父亲才打电话说我母亲在大年三十晚上跌伤烫伤,疼得无法忍受,要到罗平治疗。听到父亲的话,我急得心都快跳出来了。原来除夕那天下午老家停电了,忙做年夜饭的母亲不小心摔倒在火塘边,火炉上滚烫的鸡汤打泼在母亲的双腿上,第二天母亲的双腿不能动弹,只好躺在床上,我打通电话时,父亲怕我们担心就没有提母亲受伤的事,直到母亲疼痛难忍,父亲万般无奈之下才打电话给我。后来,母亲住了二十多天的院才能勉强下床。

  现在,母亲快八十岁了,身体也一日比一日弱,劳苦了一辈子的母亲竟落下了糖尿病、高血压、风湿病、胃病等多种疾病,三天两头到村子里的小诊所打针,家里各种各样的药一应俱全,我给母亲的钱大多都花在了医疗上。尽管我们现在条件好了,历经沧桑、过惯了苦日子的母亲还是舍不得花钱。每晚通电话时,她说得最多的就是去看病输液又花了多少多少钱,要我们不要牵挂,要把公家的事做好……每次听到母亲这样的话,我心中都有一种难言的痛,我不怕母亲花钱,而是感伤她被病痛折磨。

  有时我在想,作为母亲,仅仅是养育了我们吗?如果没有母亲不计回报的付出和博大无私的爱,这个世界还会有温暖、有阳光、有我沉甸甸的泪水吗?我终于理解,为什么那么多的哲人志士,将伟大祖国视为母亲,将伤痕累累的民族视为母亲,将广阔无垠的大地视为母亲。因为,能承受的,母亲都承受了;该付出的,母亲都付出了。

  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我欠母亲的实在太多太多,即使有千万个春天,也报答不了母亲对我春天般的慈爱。

【打印】 【关闭】 【返回首页】 [责任编辑: 陈雪 ]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联系我们 | 投稿

主办:曲靖日报社 承办:曲靖新闻网    网站登记备案号:滇ICP备09001222号

如果您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与我们联系 0874--3313284    投稿邮箱:ynqjdaily01@263.net

版权所有 曲靖新闻网 未经同意不得复制或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