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靖新闻网—曲靖新闻第一门户网站
手机版    |  客户端    |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最初的信念

2013-05-20 15:02:45 稿源:

 张雪

   烟灰缸里面已经有十多个烟头了,他还是盯着这个大包拿不定主意,要不要将包里面的二十万元留下?今天方正建筑公司的刘老板不知从什么渠道知道了他女儿悦悦正要去留学、母亲必须换肾的消息,凭空就送来了二十万,如果留下,问题全部都解决了。

  这是他第一次产生贪的欲念。从政多年,他一直认为只有清白的钱用起来才安心,为了前途和心安,他从没动过这方面的念头。而这一次如果不收下这笔钱,好像他会更不安心。母亲要换肾,女儿出国也是申请了很多次,苦得头发都白了才考上的哈佛大学,如果这个月内不去报到,名额就作废了。

  这不是第一次有人给他送钱,可是这却是他第一次那么想收下这笔钱。

  方正建筑公司刚刚拿到了本市一件大工程,虽然他是这工程的最后拍板人,可他们是通过竞标拿到这件工程,按理说现在没必要给他送钱,按理说他现在收了钱也不怕,他是在原则范围内让他们拿到工程的,并不是收了钱帮办的事。可他还是觉得有点蹊跷。混迹官场多年,他知道江湖的险恶。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这是人尽皆知的道理。

  他忽然想到昨天王院长告诉他母亲的手术最好在这几天内做的时候,好像就秘书小张在他办公室,他隐隐觉得这事情有点复杂,但是又宽慰自己,工程是按程序招标的,自己是不是太小心了?

  多年来他一直坚持明明白白做人,清清白白为官,有人说他胆小,有人说他虚伪,他从不在意,他只求心安。可因为他现在实在太需要这笔钱了,今天刘老板来送钱的时候,他竟然鬼使神差地半推半就地默默留下了。他第一次动摇了自己的信念,第一次想拿一笔不该自己拿的钱。他想他一定只做这一次。他把手上最后一个烟头狠狠地摁在烟灰缸里,拿上那个大包,准备去医院缴费。

  就在这时,一阵可怕的警笛声响了起来,把他吓了好大一跳,仔细寻找声源,竟是他放在茶几上的手机,他一看来电是女儿的,想起昨晚刘老板来家里的时候女儿拿他手机用过,接起电话就骂开了:“死丫头,咋把我手机铃声换个这么古怪的?”电话那边女儿咯咯直笑:“吓坏了吧,老爸,逗你玩呢,我今天申请了休学,哈佛大学有可能会同意为我保留一年的学籍,即使保留不了,我宁肯重考!爸爸,虽然我一直没享受过所谓官二代的待遇,可是我一直为自己有一个这么正直能干的爸爸自豪,我一直还记得你站在山顶上,指着脚下的城市对我说将来一定要通过自己的努力让城市变得更美,你不记得了么?昨晚那个人来家里干什么我知道,什么事有了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也许到时候你不想有第二次都不行,我可不想警笛真的响在咱们家,不想您变成那满脸丑恶的贪官。”女儿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女儿的话让他沉思了好一阵,他想起了最初自己的信念,庆幸自己总算没有错误地开始了一个最初而毁灭了另一个最初!他果断地拿起电话,“喂,刘老板么,有件事我得和你见面谈……”

【打印】 【关闭】 【返回首页】 [责任编辑: 张译文 ]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联系我们 | 投稿

主办:曲靖日报社 承办:曲靖新闻网    网站登记备案号:滇ICP备09001222号

如果您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与我们联系 0874--3313284    投稿邮箱:ynqjdaily01@263.net

版权所有 曲靖新闻网 未经同意不得复制或镜像